姓名测试 | 心理测试 | 公司名测算 | 车牌号码吉凶 | 周公解梦 | 星座查询 | 手机号码吉凶 | 免费起名 | 姓名配对 | 个性签名 |
更 多▼
网站导航
当前位置:1518首页 - 公司名称测试 公司起名 公司测名 宝宝起名 周易讲座

命名就是历史

辨识历史和对历史事件的命名是分不开的,但由此也带来了一种惯习,那就是追问命名的“正确含义”,回答诸如“是什么”一类的问题,以为不这样就不足以认识历史。而正是这种方式,恰恰容易造成对历史的误解,以为历史的真实和对命名的定义不可分离。

我的看法是,与其追问命名本身,不如寻找造成命名的具体原因、解释方式、发展动力以及可能的结果。这种做法是明智的,因为这样做只能让我们更接近事件,或者让我们更关心事件,而多少抹去因命名所形成的偏执。

但是,我这样说并没有否定命名本身。在我看来,命名仍然是重要的,其重要性在于:命名就是一次事件,一种发展。命名把一种可能原先偏于零乱的现象集中了起来,从而成为众人关注的对象。从这个角度来看,命名就是历史。

无疑,在1996年,广州有几位艺术家,其中以黄一瀚为首,把一种刚刚开始浮现在年青人生活当中的日常现象命名为“中国新人类:卡通一代”时,他们的确是具有某种前瞻性的。他们在从事一种命名的工作,这也就意味着他们在书写一种从前所没有过的、或者模糊暧昧的历史,一种以后的人们一定会以肯定的或否定的方式来不断评说的历史。明显的事实是,自从那次命名以后,类似现象居然日益泛滥起来,以至于近些年来,有更年轻的人们,试图以重新命名或重新解释的方式,在推翻黄一瀚们的命名意义的同时,认可了这个命名所指称的艺术现象。

那阵子很是奇怪,黄一瀚突然爆发出了一种力量,先是让自己从一个传统的或者不那么传统的国画家,转变成为一个提倡“后岭南画派”的地方画家,然后再转变成为一个从事装置的艺术先锋。

我记得“卡通一代”第一回展是在广州华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的展厅中展出的。展厅不大,黄一瀚的几件作品摆在展厅中,因为突出,也因为体积庞大,所以特别招人眼目。当中摆着的是他的《美少女大战机器人》,一只巨大的中国象棋棋盘,楚河两边,一边是密密麻麻的日本卡通人物美少女模型,另一边则是同样密密麻麻的日本机器人玩具。机器人玩具是真的,从商店购买回来,放在棋盘上。参观者中有不少是小孩,他们围着这件作品,兴奋地又跳又叫,因为他们看到了平时最喜欢的东西。黄一瀚在现场,他颇为得意,一边拦阻孩子们试图搬动玩具的举动,一边告诉我说:“我成了!”接着就诉说当中的价值。而诉说的重中之重,就是“卡通一代”这个词如何具有开创新艺术史的空前意义。黄的陈述坚定有力,不容辩驳。一方面,我深知和艺术家的过度辩论没有意义,另一方面,我也得承认,我当场被他的热情所打动。一个中年人,一个从事传统国画多年的美院老师,能以如此大的热情去从事非学院系统的艺术,从事非他这个年龄段所应该从事甚至接纳的艺术,这真是一件奇特的事情。况且,不用黄的解释,我知道自己能够明白他的这件作品以及稍后一批作品的含义。严格来说,黄的作品并不暧昧,反而有一种明晰性,尽管这种明晰性和他及另外一些人的解释不太合拍,但那并不重要。重要的是,他做了作品,突破了自己,也突破了他所认识的艺术。然后,他去大胆地命名,去制造一次历史事件,或者一次历史骚乱。他晃然间明白了“话题”的意义,所以他也要去制造一个话题,只是方式更为直截了当罢了。

自然,黄一瀚的做法一直是有非议的,其中最大一个非议就是说他“投机”。我记得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,题目叫《告别机会主义》,反对投机。但是后来我不那么反对了,因为我无法准确定义什么是“投机”,什么不是“投机”。我无法解释为什么王广义使用文革报刊图案不叫投机,张晓刚套用“家庭合影”不叫投机,岳敏君漫画自己肖像不叫投机,偏偏黄一瀚使用流行符号与形象就叫“投机”。从这种对是否投机的价值判断中,我发现其中影响巨大的其实不是理论,而是人事关系。我们少有人研究“命名学”,更少有人研究“艺术人事学”,所以投机不投机的争论才此起彼伏,长盛不衰。

这也可以适当说明对命名的争论及其意义。今天艺术界已经有了“后卡通一代”、“新卡通一代”,“漫画一代”,相信还有更多的什么“一代”。在今天命名竞争的情境中,其中一个原则就是否定,通过否定来证明自己的“唯一性”。只是,命名还是命名,历史就是这样记录的。这又一次说明,命名就是历史。

这就是“卡通一代”在当年的意义,也是诸多被命名的流派在当年以及今天的意义。一方面是保持对“卡通一代”这个命名权的专利,宣称谁、在什么地方、用了什么样的作品来做了这样一种命名,另一方面则通过不断的指责与解释来颠覆原先的命名,从而使命名具有更新颖的内容,以便达到把命名权从黄一潮们的手中抢夺过去的目的。处于具体情境中的人们不免意气用事,但在我看来,这两种现象都是历史,都同样构成了对一种艺术的态度和期许。

我承认,我是在“卡通一代”刚刚面世时就尽力为之辩解的少数从事评论工作的人们之一。那时让我对“卡通一代”产生兴趣的原因之一,是我看到了他们的一种努力,那就是希望拆解横阻在艺术与生活之间的人为栅栏,让生活具有“艺术”的含义,或者让“艺术”转变成生活本身。所以,虽然“卡通一代”已经存在了十年以上的时间,虽然现在仍然有年轻人投身其中,虽然有新的批评家越来越尖锐地批判当初黄一瀚们的努力,但我还是把黄一瀚的《美少女大战机器人》视为这一艺术倾向的重要象征。要知道,正在是黄一瀚的这件作品中,他成功地把三种因素,本土因素(中国象棋棋盘)、被看欲望(美少女)和机器暴力(机器人玩具)巧妙在嫁接在一起。三十年来,我们的当代艺术不是处处显见这三种奇特的因素吗?尽管当中存在着太多的差异甚至对立。
关于1518  |  联系我们  |  占卜大师  |  相关资料
Copryright © 2009 1518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.